您的位置:首页 >专题专栏>深化三项制度改革专题>典型案例>详细内容

典型案例

三项制度改革专题

深化改革让中国一重扭亏为盈
------中国第一重型机械集团

文章来源:业绩考核处 发布时间:2019-02-26 08:40:00 浏览次数: 【字号:

2018年初,中国一重集团有限公司传来消息:这家企业2017年营业收入达到102. 95亿元,同比增长221.27%;利 润1.08亿元,同比增长55. 82亿元,圆满完成了2017年既 定经营计划和预算目标,实现扭亏为盈。

从2016年全年巨亏57亿元,到2017年实现利润1. 08亿元,中国一重一年间实现扭亏为盈秘诀何在?中国一重集 团党委书记、董事长刘明忠近曰接受《经济参考报》记者采 访时回答了四个字:“深化改革”。

大国重器陷困境临危受命振雄风

《经济参考报》:显赫的名称往往承载着辉煌的历史。 中国一重即中国第一重型机械集团公司,前身为始建于1954 年的第一重型机器厂。作为国家“一五”期间由前苏联援建 的156项重点工业项目之一,中国一重在新中国工业史上究 竟有着怎样“重要”的地位呢?

刘明忠:中国一重目前是一家由中央管理的涉及国家安 全和国民经济命脉的国有重要骨干企业,拥有1家上市公司 即中国第一重型机械股份公司(简称中国一重),而且是国 家创新型试点企业、国家高新技术企业,拥有国家级企业技 

术中心、重型技术装备国家工程研究中心、国家能源重大装 备材料研发中心。

60多年来,中国一重为国民经济建设提供机械产品350 多万吨,开发研制新产品400多项,填补国内工业产品技术 空白400多项,创造了数百项“第一”,设计制造的产品先 后装备了中国各大核电企业、石化企业、钢铁企业、汽车企业、有色金属企业、煤炭生产基地等,肩负起了为新中国工业化建设提供重大技术装备的历史重任,为我国的重点工程建设、重工业和强军体系建设作出了不可替代的贡献。

在专项装备上,中国一重是我国国防建设的主要生产单 位;在核电装备上,中国一重成为全球少数兼备核岛铸锻件 和核岛成套设备制造能力的中国核岛装备领导者、国际先进 的核岛设备供应商和服务商,目前在建核电站80%以上的核 电锻件、70%以上的核反应堆压力容器均由一重生产;在石 化装备上,中国一重是当今世界炼油用加氢反应器的最大供 货商,制造技术已达世界领先水平;在新材料领域,中国一 重拥有世界领先的生产装备和制造工艺,建成了世界一流的 大型铸锻钢基地;在高端装备领域,中国一重技术水平和产 品质量均达到了国际领先水平。

《经济参考报》:中国一重堪称名副其实的“大国重器”。 但在近年来随着重型机械行业产能过剩,市场竞争异常激 烈,一重也陷入订单不足、销量下降的困境。有数据显示, 

自2012年一重业绩开始持续下滑,2016年亏损额高达57 亿元。这一年5月,您临危受命出任一重党委书记、董事长。 从世界500强企业新兴际华到亏损大户中国一重,从北京东 三环财富中心大厦到黑龙江齐齐哈尔市郊小镇富拉尔基,您 有无心理落差?当时您想得最多的是什么?

刘明忠:坦率地说,我当时的心理可概括为一句话:“没 有落差,只有压力”。

对中国一重而言,其不仅是中央直接管理的国有重点骨 干企业,而且是具有辉煌历史的老牌国有企业。当时,我只 身一人赴一重任职,满脑子想的只有一件事,就是如何通过 深化改革,让这样一家关乎国家安全和国民经济命脉的大型 国企央企走出困境,重振雄风。

振兴东北老国企解放思想是前提

《经济参考报》:从某种意义上讲,中国一重就是中国 东北老工业基地的一个缩影。事实上,振兴东北老工业基地 喊了很多年,可是很多年来东北老工业基地却振而难兴,一 些老国有企业发展步履维艰,这其中原因何在?

刘明忠:以中国一重为代表的东北老工业基地振而难 兴,原因是多方面的。比如,企业市场化水平低、产业结构 不合理、科技创新水平不高、体制机制落后、股权结构单一 等等。但最根本的原因在头脑里,在思想上。

2016年5月,习近平总书记在考察黑龙江时强调:东北 

发展,无论析困境之因,还是求振兴之道,都要从思想、思 路层面破题。总书记这一论断,为东北经济振兴和老工业基 地和改革发展指明了方向。

国有企业改革,特别是东北老国企的改革,首先要解决 的问题就是思想观念问题。东北是最早进入计划经济的地 区,却也是最晚退出的地区。一段时期以来,由于东北地区 长期受计划经济体制的影响,市场经济体制不完善,企业管 理僵化,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主要环节的新旧动能转换较慢, 没有跟上国家发展趋势,导致经济发展增速放缓、陷入疲软。 东北经济缺市场经济的魂,缺市场经济的根。

思想决定思路,观念决定出路。思想解放的程度有多深, 发展的舞台就有多大。解放思想是解放和发展社会生产力、 解放和增强社会活力的总开关,没有解放思想就没有改革开 放,不继续解放思想就很难实现全面振兴。因此,必须以解 放思想扫除发展障碍,以观念突围开辟发展空间,打好深化 改革“耕心战”。

《经济参考报》:解放思想,说易行难。这也是这么多 年来东北经济振而难兴、东北国企发展缓慢的一个原因。那 么,中国一重在解放思想上是怎么做的呢?

刘明忠:解放思想绝非务虚之举,也非一时一事之为, 更不能做做样子、停留在表面,而是要内化于心、外化于行, 从根本上说就是要破除传统思维的束缚,实现世界观和思维 

方式的变革与解放。“思之深,则行之远”,没有思想的先导, 就没有行动的跟进。要把解放思想真正体现到企业目标里、 真正融入于具体措施中、真正落实到全员行动上。

在中国一重,我们的解放思想狠抓四项具体措施:首先 开展大讨论活动,围绕“改进作风、加强管理”、“聚焦问题、 解放思想”、“加强党的领导、坚定理想信念,做强做优中国 一重”等主题,在公司职能部门、各子公司、事业部及所属 分厂、班组三个层次开展了解放思想大讨论系列活动;其次 是开展系列对标活动,即企业、行业、国内外对标,找差距; 其三是请进来送出去培训,目前已安排干部去国家行政学 院、中央党校进行分批分期轮训;其四是不换思想就换人, 比如,将产品质量持久得不到改善的炼钢厂领导班子和经营 管理不善而亏损的天津重工领导班子解散,通过市场化选聘 方式竞聘上岗,成效立马显现。

通过解放思想、转变观念、改变作风,一重的干部职工 能够正视企业面临的困境,在从自身找原因、找差距的同时, 开始为企业摆脱困境思对策、想出路。通过解放思想的一系 列措施,达到了思想上有震动、实践上有行动、工作上有推 动,为后续深化改革打下了坚实的思想基础,真正以思想解 放激发内生动力,推动企业各项工作的大发展。

针对顽疾下猛药坚定不移推改革

《经济参考报》:如果说解放思想是企业脱困的前提,那么深化改革则是企业振兴的关键。习近平总书记在提出 “理直气壮做强做优做大”国有企业的同时,特别强调“要 坚定不移深化国有企业改革”。中国一重在“深化改革”上 是怎么做的?

刘明忠:对于中国一重这样的老国企而言,虽经30多 年改革,但市场化程度远远不够,国有身份与干部身份意识 浓、行政管理色彩重、平均主义和“大锅饭”等问题突出。 深化改革必须“坚定不移”,针对顽疾下猛药、动真格。

中国一重以三项制度改革为核心点和突破点,全力推动 劳动用工、企业人事、薪酬分配改革,进而带动全公司的改 革全面深化。

企业人事和用工须以市场为导向,改革首先按照“精简 机构、压缩定员、分流安置”的思路推进。公司19个管理 部门精简到了13个,撤销总部职能部门业务科室69个,取 消二级单位所属制造厂生产工段、行政办及生产管控中心109个;结合企业实际,压缩定员总数2355人,占在岗职工 总数的21%,其中总部职能部门压缩定员超过30%;制定包 括提前退休、内部退养、离岗歇工、解除劳动合同、转岗培 训、停薪留职等6条通道,稳妥安置职工2336人,在岗职 工平均年龄由41岁降至38岁,管理人员占比由14. 5%降至6.5%,辅助生产工人占比由19. 2%降至7. 9%,人力资源结构 得到进一步优化。

与此同时,推进全员市场化选聘。高管率先示范,市场 化选聘3名股份公司副总裁;中层岗位带头,通过公开竞聘, 中层以上干部由320人减至192人;业务岗位自上而下竞聘 上岗,淘汰率达37. 1%;技能岗位同步实施,全面铺开。

随后,根据《业绩考核办法》的《薪酬管理办法》,签 订《聘用合同书》和《年度经营业绩考核责任书》,对各单 位负责人经营业绩和绩效进行考核和刚性兑现。比如,根据 利润确定总薪酬,年度利润指标完成7 0%以下,只能拿基本 生活费并且解聘,完成70°/。-80%只能拿基本薪酬。并建立严 格的退出机制,真正形成了 “能上能下、能高能低、能进能 出”的“强激励、硬约束”用人机制。

《经济参考报》:上述三项制度改革,似乎已成为您推 动国企改革振兴的“杀手锏”。当年,您在新兴际华推进改革时好像也是用的这一招。针对这一改革,您专门总结了四句话,即“市场化选聘,契约化管理,差异化薪酬,市场化退出”。

刘明忠:是的,对于国有企业、特别是老国企而言,三 项制度改革是激发企业发展活力和内生动力的关键。当然, 深化国企改革绝不只是三项制度改革,还有公司治理模式的 改革、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等等。特别值得一提的是深化供给 侧结构性改革,目前已成为国企扭亏为盈、甚至实现高质量 发展的关键。

在中国一重,我们在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中重点抓了 七项内容:一是产业结构调整,即培育壮大新兴产业,大力 发展高端装备制造、节能环保、新材料等;二是产品结构调 整,即拓宽企业产品领域,提高产品品质和产品竞争力,产 品不断更新换代,延长生命周期;三是产权结构调整,按要 求推进主业处于充分竞争行业和领域的商业类国有企业混 合所有制改革,稳妥有序开展国有控股混合所有制企业员工 持股,建立激励约束长效机制;四是市场结构调整,精耕细 作细分市场,避免过度同质化竞争,做到人无我有、人有我 新;五是组织结构调整,制造业企业必须改变以生产为中心 的经营机制,坚持把营销作为整个组织架构的龙头,一切围 绕市场转,尊重用户、敬畏市场;六是人才结构调整,即改 变人才地区结构矛盾,解决人才年龄结构老化问题,解决高 技术、高技能人才短缺问题;七是区域结构调整,要推进布 局结构由区域、国内向海外乃至全球拓展。

改革党建同推进企业振兴有保障

《经济参考报》:很多人注意到,您来到中国一重在狠 抓深化改革的同时,还有一个动作颇为引人瞩目,就是抓实 企业党建。您能否谈谈党建在企业改革中的地位和作用?

刘明忠:党的建设是国有企业的“根”和“魂”,同时也是企业改革发展的政治保障。新修订的党章明确,国有企 业党委(党组)发挥领导作用,把方向、管大局、保落实,依照规定讨论和决定企业重大事项,同时对国有企业党的基 层组织发挥作用的途径和方式提出了明确要求。因此,国企 党建必须抓实抓好,这是一个大是大非问题,绝不能出现偏差。

说到党建与改革的关系,我认为企业特别是国有企业, 要坚持把落实党建和企业改革同步谋划,同步推进。抓党建 首先讲改革,推进改革逢会必讲党建。要通过改革进一步明 确党在国企的领导地位,同时让党建为国企改革保驾护航。

《经济参考报》:中国一重是怎么抓党建的呢?

刘明忠:具体到中国一重来说,党建工作可概括为 “23451”。即发挥“两个作用” --党委的领导作用和各级基层党组织的战斗堡垒作用;形成“三个保证”--坚持党建工作为公司全面振兴发展提供制度保证、组织保证和监督 保证,制度上把党的领导融入公司治理各环节,组织架构上 坚持和完善“双向进入、交叉任职”领导体制,监督上整合 内外部资源,形成监督合力;开展“四创工程” --党组织创新、创业、创优、创效工程;建立“五大体系”--党建工作指标体系、责任体系、跟踪体系、评价体系和考核体系;实现“一个目标” 把国有资本做强做优做大的目标。

在一重,党建目标和企业改革发展的目标是一致的。当 前实现扭亏为盈之后,下一步将紧紧围绕推动高质量发展提 出新的目标一一到“十三五”末,实现营业收入300亿元, 利润5亿元,职工人均收入年增长7%,进入中国企业500

强;到“十四五”末,把中国一重建设成为具有全球竞争力 的世界一流企业。


【打印正文】